主页 > A漫生活 >52 年坚持 MIT,工具机老厂逆势赚 >

52 年坚持 MIT,工具机老厂逆势赚

52 年坚持 MIT,工具机老厂逆势赚

从新南向,到鸿海掀起的新一波「美国製造」风潮,当大家热烈讨论出走路线时,只靠「台湾製造」真的行不通?全台铣床第一大厂──协鸿工业董事长陈建智保持着不同看法。

今年,台湾工具机产业景气稍有回温,但却遭遇新台币兑美元大幅升值带来的汇损奇袭,这让包含业界模範生等级的东台、程泰等 9 家上市柜工具机厂,首季全因汇损陷入亏损危机,但协鸿竟逆势单季获利,成为罕见的赚钱企业。

相较于上半年台湾工具机出口值成长约 13%、9 家上市柜工具机厂营收平均成长约 8%,协鸿上半年除营收达 27 亿元,今年有望重返 50 亿元高峰外,上半年营收成长率高达 47%,被同业认为是,当前业界成长力道最强的一匹黑马。

令人好奇的是,协鸿长年给人的印象是:「论品牌、技术不如永进、东台,只能靠比别人低 5% 到 20%,低价抢单取胜6的黑手工厂」,照理很容易被中国红色供应链取代,究竟协鸿董事长陈建智是如何翻转命运?

靠自製挑战德日垄断市场

陈建智在台湾工具机业,一直是很特别的存在。52 年来,他一直相信,台湾製造是可行的!

2012 年,台湾工具机景气达最高峰,同业大量西进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工具机消费市场设厂,迴避 9.7% 关税成本,但他却坚持留在台湾生产,甚至还挑战不可能任务:自己生产佔工具机总成本高达 3 成到 5 成,被视为「工具机之脑」的控制器,这是一门长年由德日大厂垄断的生意。

「我不相信,控制器的对手是日本发那科、德国西门子,连与西门子合作的上银都卖得很辛苦,不可能有其他台製产品能卖得动。」上银董座卓永财认为协鸿不太可能办得到。

但就如同员工所言,「他一人的意志就决定了公司要怎幺走」,这家资本额 7 亿元的工厂是由陈建智独资成立,想了解协鸿怎幺做到的,得要搞懂这位固执的头家。

79 岁的陈建智出身彰化农家,27 岁靠着当学徒存到的十几万元,展开创业之旅。

创业初期,他先到美国参访当时全球最大铣床製造商 Bridgeport 的机台,然后回台自己研发出协鸿的第一台铣床机,之后靠着精进手艺,成为台湾铣床龙头厂。

靠自己!这个观念很早就深植陈建智心中,他很早就确立「靠自己研发生产各式零组件」的经营方向。早年创业,这位工具机大亨都是自己骑机车跑业务,自认与机车有特殊的革命感情,但却看不见台湾品牌。因此 1993 年,他不管是否有生存空间,凭着一股热情投资成立资本额达 8 千万元的哈特佛工业,追逐做台湾本土机车品牌的梦想。

今年,哈特佛机车已 24 岁,年销量从 1 年不到 1 千辆拚到约 5 千辆,对比光阳去年逾 31 万辆,仍是小巫见大巫,每年都靠陈建智拿工具机赚的钱来支持这家公司,但他不仅曾拒绝幕僚「同样投资放在工具机这边,投报率比较高」的建议,还曾对媒体说:「阮少年时卖机车零件,就梦想有一天可以做整车,我现在要圆梦,不行吗?」

这个固执做梦的头家,对协鸿转型升级的态度,也很一致。

每年砸千万元发展智慧製造

陈建智一直认为,台湾机械业几十年来,都活在日本与德国大厂的阴影下,关键零组件都要仰赖进口。他说,要让台湾不矮人一截,就是发展自製控制器与智慧製造。

这段路程格外辛苦,协鸿总经理叶新华回忆,转型过程中,大环境不佳,曾逼得其祭出「放弃业绩,不赚钱的订单不接」的策略,业绩大幅滑落约 3 成,只剩 30 多亿元,甚至一度年赔数百万元。

协鸿主管谈到当时的气氛:「钱一直投,知道有机会,但不知道何时能开花结果,」但陈建智宁可认赔,也不减缓每年上千万元的自动化投资。

进入智慧製造,他们除了根据客户需求客製化商品,也能就自家生产线的管理经验,让其提供的产品,有更多智慧功能。如可在需要维修诊断前预警,因此有机会能研发出,会被市场接受的控制器与系统。

同业认为,协鸿的控制器能成功,台湾三菱电机的硬体支援也是助力,双方已经合作至少十多年,据说协鸿就是改良这个控制器,突破过去台商硬体上没办法克服的问题。

正向循环产生后,现在,协鸿的智慧机台毛利,比卖传统机台高出 1 成到 2 成,摆脱了杀价竞争。甚至,它早期就不把中国市场当作唯一选择,很早就在东南亚市场布局。

现在回头看陈建智走过的路,我们好奇支撑他在挫折中继续前行的信仰是什幺?

老先生的回答有点老派,但很认真,他说是:「梦想」。「 我的梦想是:台湾的工具机能与日本平起平坐,不要始终矮人一截。」「至今我仍坚持梦想,莫忘初衷……。」